激战三里庄:以血肉之躯打开胜利突破口的英雄侯登山

来源:大众网作者: 2021-04-07 13:12

 

我军战士架起长梯攻城 

战争年代追悼牺牲烈士的简陋现场

中共清河地委(后为渤海区)旧址

  1943年,全国的抗日形势还处在战略大反攻的前夜,但在渤海平原上,三里庄战斗已经吹响了反扫荡、反蚕食的胜利号角。

  位于垦利、广饶、博兴、蒲台四县交界处的三里庄是进出垦区根据地的咽喉要地,也是国民党保安十六旅三团——成建基团的顽固堡垒。成建基原是三里庄东边成家寨的一个大恶霸,他在当地五大反动乡绅的支持下,到处招兵买马扩大势力,后来又接收了何思源的部分兵力,队伍一度扩充到800多人。1941年8月,成建基残暴地把三里庄的居民全部赶出村子,然后派捐,大兴土木,修筑了中心据点,到处吹嘘三里庄铜墙铁壁,固若金汤,反动气焰十分嚣张。1943年,成建基公然与日伪合流,成了地地道道的铁杆汉奸。与广饶、博兴、利津等地的日伪据点遥相呼应,从南、西、北三面对垦区根据地形成包围之势,妄图向东步步逼进,日日蚕食,最后把我军民扼死在海滩荒洼之中。因此,要打破日、伪、顽的三面包围,迅速扩大根据地,就必须首先拔掉三里庄这颗钉子。

  1943年5月28日至29日,在清河军区直属团攻打敌据点三里庄的战斗中,承担主攻任务的二营伤亡惨重。此役,取得胜利的关键是,二营五连最后的两包炸药,在29日凌晨成功地将据点圩墙炸开了一个缺口,部队由此冲进了三里庄。而这个缺口,是一名叫侯登山的战士用身体紧抱炸药炸开的。

  据资料记载:侯登山,1919年出生,博兴县人。1940年参加八路军。入伍一年后,他就当上了班长,被选送到军区爆破训练队接受培训。由于学习用功、训练刻苦,侯登山很快就掌握了爆破技术,成为一名合格的爆破手。在结业后的几次战斗中,侯登山以敏捷的动作和熟练的技术实施爆破,摧毁了敌人多个火力点,从此担任了团爆破队队长。

  这次战斗,突破口选在了三里庄东侧,由直属团二营担任主攻。直属团一营以史家口为依托,从三里庄南边攻击;直属团三营在三里庄西边和北边展开,随时准备歼灭突围之敌,阻击西边许家据点日军的增援。根据该据点工事坚固的特点,直属团决定加强爆破力量,侯登山主动请缨要求跟随突击队一起行动。

  关于这次战斗的过程,开国中将杨国夫在其遗著《战斗在清河平原》中有着详细记述:

  五月二十八日(农历四月二十六日)黄昏,我军从三里庄以东以南的几个村子里迅速开进,突然包围了三里庄。当晚九点钟,发起攻击,二营五连在连长王子玉率领下,首先砍断了敌人的铁丝网,打开通路。副连长徐纪温带领爆破组奋勇冲了上去。但是,爆破组遭到了敌人的疯狂阻击。两个同志相继牺牲,身负重伤的副连长徐纪温抱起炸药包挣扎着冲了上去,也英勇牺牲了。这时候已是二十九日凌晨三点钟,离天亮不到两个小时了。我们估计,天亮前如打不开三里庄,西边许家据点的日寇必然出兵增援成建基,我军势必陷于前后夹击的不利态势。于是,我和刘其人副政委决定,如天亮前攻不开三里庄,必须暂时撤出战斗。郑大林、孙正同志立即派通信员将这一决定传达给前线指挥员。二营同志们坚决表示:一定要在天亮前炸开三里庄围墙。这时,主攻连仅有两包炸药了,大家怀着焦急的心情,把目光集中到这两包炸药上。在这关键时刻,爆破队长侯登山同志抱起一包炸药,勇敢地冲上去了。

  在我军的猛烈火力掩护下,侯登山同志接近了三里庄东边一段单层围墙。他原想在围墙上打洞,放在墙洞里爆破,但围墙土质太硬,扒了一阵,还是放不下炸药包。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,前沿战士们心如火燎,侯登山同志更是心如火燎。他知道时间就是胜利!为了赶在天亮前炸开三里庄围墙,他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胸膛把炸药包紧压在围墙上,毅然拉着了导火索。

  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三里庄围墙炸开了,我们的爆破英雄侯登山同志光荣牺牲了!在清河平原的抗战史册上,永远留下了他的英名。二营五连指导员程武志带领突击队奋勇冲进爆炸的烟尘,在突破口与敌展开激战,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反扑。接着,连长王子玉带领全连战士也冲了进去,迅速向纵深发展。为增加攻击的后劲,保证扩大战果的兵力,我们又从三里庄北边调来三营七连,由连长崔茂盛和指导员姚杰同志带领冲进三里庄,与五连协同作战。狡猾凶顽的成建基组织强大的兵力拼命向突破口反击,突破口成了战火的焦点。冲进三里庄的五连和七连指战员,虽然给敌人很大杀伤,但自己也有较大伤亡,连、排指挥员大部分牺牲。二营营长张冲凌同志冲上一线,指挥战斗,带领全营从突破口爬下围墙,他也负了重伤。七连指导员姚杰同志眼睛中弹,顿时双目失明。四连长张宝山、六连长田俊国、七连长崔茂盛,也先后壮烈牺牲!这时成建基自恃兵多,组织了更大的反扑,突破口一度被敌人封死。

  但是,侯登山同志用自己的身躯炸开的突破口是不能被封死的,五六连指战员用鲜血铺平的道路是不能被切断的。后续部队踏着战友们的血迹发起了更大规模的攻击。这是正义与仇恨拧成一股绳的攻击。我军战士用子弹、用手榴弹、用刺刀、用牙齿向敌人讨还血债,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彻底理解“浴血奋战”的真正含义。敌人胆怯了,退缩了,三里庄据点内的伪武定道剿共军独立旅第二团大部被歼,伪团长成建基带领残兵败将狼狈逃窜。我军胜利冲进了三里庄。

  杨国夫是深受渤海人民爱戴的渤海将军之一,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即奉命率山东七师挺进东北,南征北战。40年后,病魔缠身的杨国夫把这些记忆形成文字,载入《战斗在清河平原》。“在动手写这篇回忆录时,我给自己规定了一条原则:忠于历史、忠于事实。”

  文献方面,由当事人撰写的回忆文章《激战三里庄》,是目前最早记载侯登山事迹的文献,收录在《战斗在渤海平原上》书中。该文作者有三人,分别是参加这次战斗的二营五连连长王子玉、三营七连指导员姚杰、一营一连战士于守真。

  根据现有史料记载,侯登山很可能是我军第一个舍身炸碉堡的英雄。不过,可歌可泣的侯登山烈士,却未能“青史留名”。山东省民政厅1981年编的《山东省革命烈士英名录·第五卷(惠民地区)·二册》,无“侯登山”之名。原渤海区党政军民为悼念抗日烈士建立的牛庄烈士祠,3914名烈士之中侯姓烈士35位,也无“侯登山”之名。

  那么,侯登山为什么“青史无名”?据有关同志介绍,1995年牛庄烈士祠重刻时,由于原碑字迹脱落、蚀灭,至少有30至40个人名未能录入。侯登山或许即属于此种情况。而对于他的准确籍贯,目前来说仍然是一个“待解之谜”。

  1942年6月,中共山东分局、115师政治部指示,“为隐蔽我工作意图、麻痹敌人起见,在报纸上对外莫作过高及夸张的宣传,少开不必要的群众大会,尤其不开大规模的动员或他种集会,以减小目标,蔽敌耳目。”这一要求,也或许是英雄默默无闻的原因之一。

  其次,1943年战事吃紧,三里庄战役牺牲的100余烈士均未被追认“英雄”称号。据原清河军区参谋长袁也烈回忆,1943年“是最艰苦的一年……这一年,清河部队平均一天作战一次。”当此战火正酣、生死存亡之际,确实无暇表彰、追认死难者。

  按照战时宣传的要求,一些牺牲的烈士,有的无名,有的无尸,有的无墓,有的无碑……像侯登山这样的英雄,如不及时抢救史料,恐怕也只能忠魂默默,永远湮没于历史尘埃之中了。

编辑:张晓芮

文章、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